溺水而亡°

杂七杂八一推。懒癌晚期。
多多指教。

我已经不想码字更新😨


好的,我完美卡住了

占tag致歉

我……实在不知道Streetcar的结局应该是什么

像悲伤逆流成河的结局吗?

又或者其他?

无法定义

起了很多开头却又删掉

所以我到底怎么写啊???

还是就这样??

让你们自己去想???

【婷鞠】Streetcar

  ooc严重
   小学生文笔注意
   你们可以期待后面的结局,结局还未定
   我也不知道下次更新是什么时候,这次是目前的漏洞都补上了,如果你们发现了什么可以跟我说。
 

  ①

  我们对恐惧一无所知。

  我所有的恐惧都是源于对世界的一无所知。

  我们唯一恐惧的本身就是恐惧。

  我的眼睛给你,已经不用看你就能了事。

  我的耳朵给你,已经不用听你的声音就能了事。

  我的嘴巴给你,已经不想和任何人讲话了。

  “耶和华神在东方的伊甸立了一个园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里……那为何没有我的容身之处……?耶和华……”仁慈天父,你真的仁慈吗?雨淅淅沥沥的下,血在水中扩散,女孩在笑,笑的凄美。周围人也在笑,在狰狞的笑。难道你们喜欢这甜美的血腥味?还是说——这绚烂的尸体,是你们的杰作?她正值青春年少,却早早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嘴边悬挂恶语,身边萦绕恶意,手中捧着邪恶,内心暗含诡异。你们抛弃了底线忘记了名。只为一句——“因为很有趣啊。”就让一朵生命之花过早的凋零。还在不知廉耻的笑容满面。人性里那点原本存在的、被后天教化出的,正义感、同情心、独立思考能力,在扭曲的集体中是没有存在感的。我谁都救不了,我甚至救不了我自己。
  什么是世人?就是你们啊。所谓的世人。

  世间百态,皆是愚者。

  “嘉爱……”

  “易嘉爱……”

  我木然的站在那里,我面前的是我朋友易嘉爱的尸体。雨水打在她的脸上,就好像她在哭泣,在悲伤。我想起了她前不久看的书是《人间失格》,那时候她在窗户那里,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落在她的脸上,我看不见她的表情,“生而为人,真是抱歉啊。”

  人的内心筑着一道道防线,恐惧与死亡是侵略的铁蹄,当它们攻陷最后一道防线时,内心的国度就会随之——全面崩溃。

  她就是那个时候决定的吧。像太宰治……像大庭叶藏那样……

  “阿黄!”陆婷急急忙忙赶到,也许是有人看我许久不动,便去向大哥报告了吧。“阿黄……节哀顺变。”

  “你们都是怪物。”我环视一周,咬牙切齿,“你们这些吸血鬼,这些怪物!”

  “阿黄……?”随后而来的冯薪朵愣了一下。

  “要不是你们的恶言,她怎么会死!”

  “口口声声说什么鬼话,你们是上帝吗?!”

  易嘉爱,你说的对——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阿黄!”我只想离开,离开这令人窒息的地方。坑脏,虚伪,真是个丑陋又污秽的世界。

  罂粟也好,曼陀罗也好,即使吃尽世间所有的迷幻药物,亦只能沉溺在昨日之中,永远都不可能真正的再次的拥有过去。

  所以我永远的失去了你,失去了你易嘉爱。

  但是命运还在前进,我们的一生就是电车,还是一趟有轨电车,当其名为“易嘉爱”的有轨电车离“黄婷婷”有轨电车越来越远的时候,另一辆有轨电车也飞一般的驶过来。

  之后我的整个人生被颠覆了。

  这都是后话了。

  ②

  罪一旦有了开端,就很难终结。

  “嘿。看到那个小妞没。八成是个狐狸精。”

  “说不定,是个富家子弟吧。”

  ……

  无聊。

  “阿黄,没事吧?”同桌问道。我摇摇头,一副我很好的样子。“前方有更好的风景。”

  ……前方有更好的风景……?

  ……我才不信。就算是再美好的风景,也不过是瞬景。

  ……就像易嘉爱……。

  “嗨,同学。”有道声音在我面前响着,我鬼使神差的抬起头去看,是个女孩子,特别精致,特别美丽。不同于嘉爱的懵懂,她看上去给人一座冰山的感觉,但是她对你笑的时候,冰就融化成了水,温柔。

  在这一刻,两座有轨电车交错了。

  “……嗨。”在陌生人面前就显得慢半拍,我不喜欢陌生人,一群恶魔。要不是他们,她怎么可能会死?

  “我是鞠婧祎。”她仍然在笑,“以后就多多指教咯,我要成你的同桌。”

  ……???一脸懵逼。什么……鬼。我不是有同桌嘛?下意识报上了自己的名字,“黄婷婷。”

  后来我才知道,鞠婧祎是前不久来到这座城市,转到这个学校,这个班。班主任觉得放这个美女到哪儿坐都不好,便放在我这里。自从那件事之后,她们虽然都没有动静,但我知道她们又在酝酿着什么。某人的死也不过只是让他们闭上嘴一会。

  我跟鞠婧祎自从那次的开头之后就很少有了交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好像丧失了与人沟通的能力。她也只是看着我,笑了笑,有点无奈的样子。

  “阿黄?”

  “呃?”我大脑一时没反应过来。

  “听大哥她们都这么叫你,我也不能这样叫你吗?”陆婷和冯薪朵天天都要过来跟我东扯西扯,鞠婧祎也都跟她们混熟了。

  “啊,可以。”

  我好像在鞠婧祎的脸上看到了其名为“奸诈”的笑容,不由得捏一把汗。

  “那你可以叫我小鞠咯。”

  “啊,好的小鞠。”

  笑着,是因为不能哭;活着,是因为不能死。披着虚假的皮囊,是因为不想看清真正的自己。

  “阿黄。”

  “嗯?”

  “下次就少看些什么莎士比亚吧。”

  “呃?为啥?”

  因为这样下去你会更直男啊,真是钢铁沉默直男黄婷婷!鞠婧祎叹口气,她还是知道一些黄婷婷的过去,不过不是从阿黄口中说的,是从陆婷那里知道的。

  陆婷说以前的阿黄非常耀眼,非常骄傲,神采飞扬,充满活力,都是因为易嘉爱的死,她变成了如今的这个样子——沉默寡言,不再交际。

  她有点好奇,便去看了看班照。

  她看到了黄婷婷。

  照片上的黄婷婷微笑着,她有那么一刹那不敢相信那是黄婷婷。那她旁边的——就是易嘉爱吗?

  站在那里的黄婷婷就像一朵玫瑰花,灼伤了瞳孔。

  阿黄,你究竟……?

  每个圣人都有过去,每个罪人都有未来。

  ③

  “……易嘉爱?”

  “那个人啊,胆小鬼。”

  ……

  为什么?

  每个人都对易嘉爱好像看不顺眼似的?就好像易嘉爱这个人不该来到这个世上。鞠婧祎眼神一黯。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她从黄婷婷和易嘉爱的身上看到了过去自己的影子。因为与众不同,所以被人排挤,被人诽谤。

  “……?”

  鞠婧祎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她看见自己的书被推到了地上。鞠婧祎也不在意,这也许就是她提了“易嘉爱”的后果吧。

  会是谁呢?

  打着虚伪的名号,做着荒唐的事。

  “小鞠,等你老半天啦!”校门口一个人影看见她便冲她嚷嚷。

  “抱歉啦傻窝,因为有点事啦。”鞠婧祎看见赵嘉敏,耸耸肩。“凭我们从小到大的交情,不至于跟我翻船吧?”

  “不至于,不至于,”赵嘉敏笑笑,“是易嘉爱吧?”

  “怎么,你知道啊?你们两个可是不同学校啊 。”

  “确实不是……,我在这里等你,等你好久都不见你出来,便去问问人咯。但是那个易嘉爱,闹得事比较大,我朋友在她那个学校。”

  “……”

  “怎么?你这个外地的怎么忽然想要知道易嘉爱的事了?”赵嘉敏挑挑眉,“我认识的那个鞠婧祎,可不像管这个闲事的。莫非……你觉得她们像你自己?”

  鞠婧祎盯了她许久,叹气“,是……”

  “黄婷婷对吗?”赵嘉敏停了下来,路灯的光把她的影子拖的老长。

  “……回家吧。”鞠婧祎如是说。

  “小鞠。易嘉爱她死了。有很多人都说是黄婷害死的。无论如何,都不要过多的接近黄婷婷这个人。”

  赵嘉敏的话犹言在耳,让鞠婧祎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易嘉爱,黄婷婷……

  她揉揉眉心,轻叹。

  第二天顶着黑眼圈来学校,还被后面的林思意说熊猫眼,气的鞠婧祎追杀林思意一上午也无心去注意黄婷婷的请假。

  那天突然无故下起雨来,如密箭般击打我的身体满目疮痍。其实我早就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因为我看过很多电影,我知道他们都没有人性。只是……只是嘉爱不可以,不可以因为我而受到同样的痛苦和恶意。

  那天我第一次祈祷了,祈求上天的父,请他派遣使徒来将他们带下地狱。就算这个使徒是天使是恶魔也好,会带我下地狱,会吞噬我都好……。

  可是被带下地狱的不是他们也不是我,是嘉爱,是和我从小到大都在一起的伙伴啊。我就那么看着她从高处落下来,然后……

  死了。

  “嘉爱,我想你了。”

  看着窗外车水马龙,头靠到窗户,面前又浮现嘉爱临死的笑颜。

  "大哥,阿黄一上午没来,真的不要紧嘛?"冯薪朵悄悄问大哥,现在易嘉爱是禁忌的的话题,彼此对视一眼又默契的移开。今天是易嘉爱离开的日子。

  易嘉爱的离去好像也把黄婷婷的骄傲也带走了。

  那个雨夜,她们从未见过那个模样的黄婷婷。

  在雨中哭泣着的她。

  ④

  勒庞在《乌合之众》里写道: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 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倍感安全的归属感。

  人是一种极度复杂的生物。

  你了解你自己,但是你也对你自己极度陌生。

  就好比……

  你羡慕别人,也会妒忌别人。

  哪怕别人不如你,但你就是羡慕,就是妒忌。

  人性里那点原本存在的、被后天教化出的,正义感、同情心、独立思考能力,在扭曲的集体中是没有存在感的。我谁都救不了,我甚至救不了我自己。

  "真是一个荒唐的世界。"

  "阿黄……?"鞠婧祎愣了一下,琢磨是不是这个电影不好看,这个电影的名字是叫《悲伤逆流成河》。谁知道是这个致郁系的。也不算致郁吧,就是有点……过于真实。她听说今天是易嘉爱离开的日子,想着阿黄会很难过,就硬是软磨硬泡的让她晚上出来看电影。当然,票是某个熊孩子给她的,她发誓,她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训熊孩子!

  结果好像适得其反了。

  "……"

  "小鞠。"

  "啊?"

  黄婷婷默默的看着她,鞠婧祎从她的眼里看到了海洋,悲伤的海洋。下意识的,就握紧她的手然后踮起脚给了黄婷婷一个拥抱。

  "没事的,都过去了。"

  "我会一直一直都在。"

  "所以,阿黄,不要在沉溺过去了,虽然我不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但是你要振作起来了,你要带着易嘉爱的份好好活下去。"

  你不能逃避,你越是逃避,回忆就越是追的快。

  所以——

  无论如何,勇敢去面对吧。

  天起凉风,日影飞去。

  

占tag致歉
我会把Streetcar删掉然后重新好好梳理一下再发出来
考虑再三之后决定将Streetcar分上中下发出来
虽然现在没有写完,但是有很多漏洞没有写好。
我很抱歉。
这次修改会用很长的时间。

欢迎进入。
唔。
这里是个随心所欲的写手。
有脑洞的欢迎。

【婷鞠】丧失了名字的女神

ooc严重
小学生文笔
勿上升真人

世间百态,皆是愚者。
我是时间的主人,是时间的罪人,也是时间的犯人。不然……又怎么在这满满长河时间里不停的流浪。
“你这个怪物。”
“你是个异族。”
“杀了她。 ”
“戮”
“灭”
……
我是人又非人,自然是与他们不是同类的。
仁慈天父,我辈尚愚,用你双手抚平痼疾。
后来——痼疾被抚平了。

我成了幽灵。
窃居于世的幽灵。
其名为鞠婧祎的幽灵。

再然后,见到了自称是黄婷婷的旅人。
“嗨,我是黄婷婷,是个旅人。准确的来说是一个迷途的旅人。”
有趣。鞠婧祎这样想着,“我是鞠婧祎,是个幽灵。”
就这样,一个幽灵和一个人就这样踏上了旅途。

“小鞠。”
“嗯?”
“我想找到永生的窄门。”
“……你也期盼永生不死吗。”果然,人都是这样的,只想不老不死。
黄婷婷笑笑不说话,但是我好像看见她的笑容里有更深的意义。她的眼里就好像有星辰大海。

“小鞠,对不起。”
时间到了,旅程结束了。我就那么看着她倒下去,然后躺在冰天雪地里——在这个白雪飘扬之时。
她临死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有点无奈也有点遗憾。
然后我发现——我失去了我的名字。
我是谁?

我很抱歉。
我是想和你在一起的。
永远。
可惜天意如此,夫能如何?
我很抱歉。
我爱你,哪怕当世界屋脊变成海平面,鲤鱼在大街上跳舞,中国与非洲相连,也依然爱你。我很难过,不能陪你。往后的日子,你一定会很孤独吧。
小鞠,抱歉。
阿黄不能和你一起走天涯海角了。
阿黄要抛下小鞠去远方啦。
阿黄不能再给小鞠她的宇宙了。
再见,小鞠。

“鞠婧祎!”
黄婷婷跌跌撞撞的在人海中跑着,找着她心爱的人。所爱隔山海,人来人往。
“……阿黄?”
她回头,那人对她微微一笑,她感受到了生命的复苏。
“你的名字,叫做鞠婧祎。”

【END】

正式完结。
以后不知道还会不会写婷鞠了。感觉文笔真的好烂。
没有脑洞了。

【婷鞠】丧失了名字的女神。

ooc严重
学生文笔


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阿黄。”她看着黄婷婷,眼里就像结着冰。“为什么要夺走我的名字。为什么要藏起我的名字。”
“我……?”黄婷婷愣愣的看着她,她什么都不知道,对这个幽灵一无所知。她只是本能的退后,而这个幽灵步步相逼。
忽然她停下来了,结的冰破了融化成了水。
“……你不是她。你什么都不知道。”
幽灵留下了这句话后消失的无影无踪,黄婷婷还在原地没有反应过来。
有的时候,人和人的缘分,一面就足够了,因为她就是你前世的人。
可是,还是不甘心啊。
还是想靠近一点点……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怨恨。
“对不起。”她轻声说,不知道是对那个人说还是对着黄婷婷说。或者,两者都有吧。
1819清吧里。
“哟,阿黄。怎么啦,不开心?跟大哥说说。”陆婷靠着黄婷婷拿过一杯酒,“来杯酒?”黄婷婷摇了摇头。陆婷也不勉强,喝了一口,继续她的聊人生聊理想。黄婷婷只是陪着她喝着可乐,继续想着幽灵的事。
永生……幽灵……
苦昼短……
“阿黄,你说……人生那么短暂,就不能……停下来……吗”陆婷的话断断续续,黄婷婷一时愣住,她想起来幽灵讲的故事,故事的最后,那个旅人坐在雪地里,面前是那个永生。
“大哥……”
“你说,为什么会这样呢?被留下的那个人,真的很孤独啊。”
手帕落地那一瞬间,好像一切都静止。时间,声音,动作都停留在那一刻。然后——一切来不及挽回。
我说,我只是难过,难过不能陪你一起变老。
我说,我爱你。
你问,有多爱。我只是笑笑说你会知道的。
所以才会去追求永生,因为不想让爱的人孤独。可最后还是让她一个人孤独的在世间彷徨,做个窃居于世的幽灵。
“……小鞠。”
她记起来了那个幽灵的名字。
哪怕当世界屋脊变成海平面,鲤鱼在大街上跳舞,中国与非洲相连,也依然爱你。


下一次更新就完结啦。






灵感缺失……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