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而亡°

杂七杂八一推。懒癌晚期。
多多指教。

欢迎进入。
唔。
这里是个随心所欲的写手。
有脑洞的欢迎。

【婷鞠】丧失了名字的女神

ooc严重
小学生文笔
勿上升真人

世间百态,皆是愚者。
我是时间的主人,是时间的罪人,也是时间的犯人。不然……又怎么在这满满长河时间里不停的流浪。
“你这个怪物。”
“你是个异族。”
“杀了她。 ”
“戮”
“灭”
……
我是人又非人,自然是与他们不是同类的。
仁慈天父,我辈尚愚,用你双手抚平痼疾。
后来——痼疾被抚平了。

我成了幽灵。
窃居于世的幽灵。
其名为鞠婧祎的幽灵。

再然后,见到了自称是黄婷婷的旅人。
“嗨,我是黄婷婷,是个旅人。准确的来说是一个迷途的旅人。”
有趣。鞠婧祎这样想着,“我是鞠婧祎,是个幽灵。”
就这样,一个幽灵和一个人就这样踏上了旅途。

“小鞠。”
“嗯?”
“我想找到永生的窄门。”
“……你也期盼永生不死吗。”果然,人都是这样的,只想不老不死。
黄婷婷笑笑不说话,但是我好像看见她的笑容里有更深的意义。她的眼里就好像有星辰大海。

“小鞠,对不起。”
时间到了,旅程结束了。我就那么看着她倒下去,然后躺在冰天雪地里——在这个白雪飘扬之时。
她临死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有点无奈也有点遗憾。
然后我发现——我失去了我的名字。
我是谁?

我很抱歉。
我是想和你在一起的。
永远。
可惜天意如此,夫能如何?
我很抱歉。
我爱你,哪怕当世界屋脊变成海平面,鲤鱼在大街上跳舞,中国与非洲相连,也依然爱你。我很难过,不能陪你。往后的日子,你一定会很孤独吧。
小鞠,抱歉。
阿黄不能和你一起走天涯海角了。
阿黄要抛下小鞠去远方啦。
阿黄不能再给小鞠她的宇宙了。
再见,小鞠。

“鞠婧祎!”
黄婷婷跌跌撞撞的在人海中跑着,找着她心爱的人。所爱隔山海,人来人往。
“……阿黄?”
她回头,那人对她微微一笑,她感受到了生命的复苏。
“你的名字,叫做鞠婧祎。”



【END】

正式完结。
以后不知道还会不会写婷鞠了。感觉文笔真的好烂。
没有脑洞了。

【婷鞠】丧失了名字的女神。

ooc严重
学生文笔


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阿黄。”她看着黄婷婷,眼里就像结着冰。“为什么要夺走我的名字。为什么要藏起我的名字。”
“我……?”黄婷婷愣愣的看着她,她什么都不知道,对这个幽灵一无所知。她只是本能的退后,而这个幽灵步步相逼。
忽然她停下来了,结的冰破了融化成了水。
“……你不是她。你什么都不知道。”
幽灵留下了这句话后消失的无影无踪,黄婷婷还在原地没有反应过来。
有的时候,人和人的缘分,一面就足够了,因为她就是你前世的人。
可是,还是不甘心啊。
还是想靠近一点点……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怨恨。
“对不起。”她轻声说,不知道是对那个人说还是对着黄婷婷说。或者,两者都有吧。
1819清吧里。
“哟,阿黄。怎么啦,不开心?跟大哥说说。”陆婷靠着黄婷婷拿过一杯酒,“来杯酒?”黄婷婷摇了摇头。陆婷也不勉强,喝了一口,继续她的聊人生聊理想。黄婷婷只是陪着她喝着可乐,继续想着幽灵的事。
永生……幽灵……
苦昼短……
“阿黄,你说……人生那么短暂,就不能……停下来……吗”陆婷的话断断续续,黄婷婷一时愣住,她想起来幽灵讲的故事,故事的最后,那个旅人坐在雪地里,面前是那个永生。
“大哥……”
“你说,为什么会这样呢?被留下的那个人,真的很孤独啊。”
手帕落地那一瞬间,好像一切都静止。时间,声音,动作都停留在那一刻。然后——一切来不及挽回。
我说,我只是难过,难过不能陪你一起变老。
我说,我爱你。
你问,有多爱。我只是笑笑说你会知道的。
所以才会去追求永生,因为不想让爱的人孤独。可最后还是让她一个人孤独的在世间彷徨,做个窃居于世的幽灵。
“……小鞠。”
她记起来了那个幽灵的名字。
哪怕当世界屋脊变成海平面,鲤鱼在大街上跳舞,中国与非洲相连,也依然爱你。


下一次更新就完结啦。






灵感缺失……怎么办……

【婷鞠】丧失了名字的女神。



ooc严重
小学生文笔!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你要寻找吗?那道窄门,……永生的窄门。”
“是的。”
“为什么?”
“因为……被留下的那个……会很孤独。”

“后悔吗?”
“不悔……只恨……苦昼短。”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
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
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我很抱歉。”风散了她的话。
她合上眼,眼角一滴泪划下。
白雪纷纷扬扬的跳起舞蹈,她跪坐在雪地里,她的面前是她梦寐以求的……窄门。

“没了?”黄婷婷看着她。
“没了。”她默默的看着黄婷婷,“你还想要什么呢?”
“呃……”
“梦远不成归,归来已经年。”她瞥下那句话,就踏进阴影里。
黄婷婷这才想起来,那个人是个幽灵,是不能暴露在阳光之下的。

日光之下,无所隐形。

她是怨恨的。
她是不甘的。
因为她被留下了。
可是为什么她的眼里是……悲伤呢?
就像大海一样。
她想要她的名字。
可是……
黄婷婷不知道她的名字。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去找那所谓的永生。
“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流离之人追逐幻影。”她是不是找错了人?她真的被自己夺走了名字?
黄婷婷头一次头疼。
身后的幽灵藏在她的影子里,注视着她。







下次要不来个附身?

求评论。

emmmmm
还是有码一点字的
😂😂😂
看我什么时候吐出来完整版哈




有可能一辈子都不更新。

【婷鞠】丧失了名字的女神。

ooc注意,小学生文笔注意

我藏起来了你的名字。
从此你将丧失你的名字,成为一个窃居于世的幽灵。

看人世浮沉,看世间百态,也觉得来来往往都是一样的影子,一样的颜色。有什么变化呢?中岛美嘉的歌在房间里悠悠的歌唱。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ウミネコが桟桥で鸣いたから

波の随意に浮かんで消える 过去も啄ばんで飞んでいけ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诞生日に杏の花が咲いたから

その木漏れ日でうたた寝したら 虫の死骸と土になれるかな

……”¹:中岛美嘉《曾经我也想过一死百了啊》

黄婷婷转动手中的炭笔,也哼着调子起来画画。

忽然有人哼唱着熟悉的歌调。
“起初不经意的你

和少年不经事的我

红尘中的情缘

只因那生命

匆匆不语的胶着

想是人世间的错

或前世流传的因果
……”²:罗大佑《滚滚红尘》

那是《滚滚红尘》。黄婷婷讶异这歌的古老,更讶异那声音里包涵的情愫。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神的物当归给神。
日光之下,无所隐藏。

她的手微微展开,手帕落在地上的那一刻,时间好像静止了。太阳柔和的光射到洁白的地砖上反射到那个女孩的脸上,有种超脱人世的美。

一顾倾人城。

她回过头看着黄婷婷,微微一笑。黄婷婷在那个笑里感受到了窒息,还有……自己快的出奇的心跳。
她只瞥了黄婷婷一眼,仍坐在窗户边看着人海。

“那个,我是黄婷婷,请问你的名字?”
她终于再一次转过头,看着她。漆黑的眸子里没有丝毫波澜。
“我的名字?我没有名字。我的名字——被你夺走了,被你藏起来了。阿黄。”
“尘归尘,土归土,让往生者安宁,让在世者重获解脱,阿黄,你为何不让我安宁?为何不让你自己解脱?”
“阿黄。”



PS……依然短小……这个我不知道有几章,突发奇想的有可能会坑……

预告一下?😂占tag抱歉。更新不定

我藏起来了你的名字。
从此你将丧失你的名字,成为一个窃居于世的幽灵。

我是谁?

你终将成为我。

【蝶盲】依然爱你

ooc注意。
刀片注意。
乱写注意。

“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流离之人追逐幻影。”
月光之下,有人在轻声低唱。
挥舞着扇子,手足起落起间,眉宇是数不清的哀愁,歌声是哀叹。
她是怨恨的。
她是不甘的。
她是般若。
是怨恨,也是不甘。
可是……
她也是美智子啊。
一面是般若,一面是美智子。
她在人格的对峙中翩翩起舞。
怨她百岁无忧,还怨她徒有泪流。

谁让她们在对立面呢?
谁让她们一定要争锋相对呢?
谁让她们一定要分数胜负呢?
谁让她们之中一定要有人伤痕累累呢?

这都是宿命啊。
这都是……命运啊。

无可避免的悲运。

她放走了她。
远远的看着她走出来大门,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即使她明白海伦娜·亚当斯在出门后看着她,呼唤着她的名字。
她也不能回头。
她只能在这里。
在这个庄园活下去。
她是红蝶,被困于……这个庄园的囚笼。
也是一个……窃居于世的幽灵。
她是人又非人。

她知道自己离不开这个囚笼,但是海伦娜·亚当斯却可以。为此她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哪怕……以后的时光又是孤单一个人。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孤独。

来易来去难去
数十载的人世游
分易分聚难聚

于是不愿走的你
要告别已不见的我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她停止了舞蹈。
可是没有人能回答她了。
海伦娜·亚当斯已经离开她了。永远。
即使这样,她也不后悔。

即使不能将这份心意传达给你,我也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这世上。
不去怨恨,不去不甘,不去堕落。
不要像我一样的是人又非人。
只要你好好的活在世上,隔着人山人海,我也依然爱你。

【婷鞠】光

久违的更新。
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
ooc严重。

其二 万有引力

有光必有影。
我如影随形。
我永不独行。
你就是那万有引力,深深吸住了我,让我逃脱不得。
浮生三千,我所爱有三:日,月,你。
日为朝,月为暮。
你即为朝朝暮暮。

你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神采飞扬,肆意妄为,让我神魂颠倒。
你是维纳斯,你是赫拉,你是雅典娜,用尽这世界的语言,也无法说尽你的美。
盛世美颜。
美颜盛世。

我偷偷注视着你,偷偷关注你,生怕打扰了你。
你就在我的不远处,我却觉得接触你就像冲锋陷阵。
遇见你,就花光了我全部的运气。
和你讲话,就用尽了我全部的力气。
你是这无与伦比的美丽。
你在天上高高的飞,我在地上拼命的追。
你是风筝,我是孩子。
你是飞鸟,我是鱼。
你是光,我是飞蛾。

小鞠。
我是不是不能陪你一起变老了?
小鞠。
你是不是要和赵嘉敏在一起了?
小鞠。
小鞠……

天黑了,被孤独拥抱着。
我想哭可是没有泪。
祝你从此幸福,祝我枯萎不渡。
赐我梦境,还赐我很快就清醒。
看我自弹自唱,还看我痛心断肠。
由你美丽,还由我贪恋着迷。
夸你包含待放,还夸你欲盖弥彰。

梦里头我又看见你熟悉的面孔,你笑容是我梦寐以求。
但是我没有。

梦碎,人醒,花落。
你是万有引力,仍然抓住我不放。
我仍是你的不二臣。
“.不负春光,野蛮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