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廿玖

原名溺水而亡°高三狗一只。今年6月
回归。

【婷鞠】光

久违的更新。
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
ooc严重。

其二 万有引力

有光必有影。
我如影随形。
我永不独行。
你就是那万有引力,深深吸住了我,让我逃脱不得。
浮生三千,我所爱有三:日,月,你。
日为朝,月为暮。
你即为朝朝暮暮。

你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神采飞扬,肆意妄为,让我神魂颠倒。
你是维纳斯,你是赫拉,你是雅典娜,用尽这世界的语言,也无法说尽你的美。
盛世美颜。
美颜盛世。

我偷偷注视着你,偷偷关注你,生怕打扰了你。
你就在我的不远处,我却觉得接触你就像冲锋陷阵。
遇见你,就花光了我全部的运气。
和你讲话,就用尽了我全部的力气。
你是这无与伦比的美丽。
你在天上高高的飞,我在地上拼命的追。
你是风筝,我是孩子。
你是飞鸟,我是鱼。
你是光,我是飞蛾。

小鞠。
我是不是不能陪你一起变老了?
小鞠。
你是不是要和赵嘉敏在一起了?
小鞠。
小鞠……

天黑了,被孤独拥抱着。
我想哭可是没有泪。
祝你从此幸福,祝我枯萎不渡。
赐我梦境,还赐我很快就清醒。
看我自弹自唱,还看我痛心断肠。
由你美丽,还由我贪恋着迷。
夸你包含待放,还夸你欲盖弥彰。

梦里头我又看见你熟悉的面孔,你笑容是我梦寐以求。
但是我没有。

梦碎,人醒,花落。
你是万有引力,仍然抓住我不放。
我仍是你的不二臣。
“.不负春光,野蛮生长。”

【婷鞠】光

ooc预警
不定期更新预警

其一 无问西东

起风了。
固执着不肯从树枝落下的枯黄叶子终究还是落了下来,在空中划过优雅又凄美的舞蹈——抛物线,然后落入了仁慈厚暗地母的怀抱。
就像开始和结尾
就像毁灭和新生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不知谁在轻轻说
天起凉风,日影飞去。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可是我的光,是你。
但是你却不需要我。
我卑微了自己,躲在心里想你。

“小鞠,我们相爱吧。”她说。
动了动喉咙,什么都说不出来。这算什么?赵嘉敏就像太阳,她鞠婧祎就像水滴,一旦靠近就会蒸发。可是她不想要太阳。太阳虽然会带来光和热,但会灼伤别人,她想要的是黄婷婷这个星星。
不温不火,不冷不热。
就算你看不到她,她也一定会在那儿。
可是那个人怎么会要她呢?
就像鱼恋上飞鸟,可望不可即。
你是我的理想,遥不可及。
你是我的梦想,天涯何处?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小鞠……”
“嘉敏,我很抱歉。”
她看到那双眼里都是她自己,看到那双眼里满满的爱意,可是她不能回应。
只因她有了心上人。
一分一秒
就像白马过隙,沧海桑田。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依然爱你。”
就在她转身离去的时候,赵嘉敏轻轻的说。
是的,依然爱你。
明知道你心里只有黄婷婷。
我却还是飞蛾扑火。
心如刀割。
祝你幸福,祝我枯萎不渡。

“ 从来系日乏长绳,水去云回恨不胜。
欲就麻姑买沧海,一杯春露冷如冰。”
“译文自古以来,就没有能系住太阳的长绳,逝水东流,白云舒卷,更令人怅恨不胜。正想向仙人麻姑买下沧海,哎,只剩得一杯春露,其冷如冰。”
阿黄的声音真是好听。不学音乐真是……
自古以来就没能系住太阳的长绳……
阿黄,你教教我
如何还能追光?
“不负春光野蛮生长。”
你笑着回答我,我觉得一切都在离我远去。
何物存在?何物死亡?早已浑然忘却。
你误了我的国,败了我的城。
你是我眼中的唯一。






悄咪咪的求评论
最后预告其二 万有引力

emmmmmm
我海生贺……我吐不出来,我对不起海爷!!!!
最近沉迷鞠婧祎黄婷婷和李艺彤snh48……把lovelive都丢在一边了……
暴风哭泣
等我…………高考完了……我在吐出来吧…………
喂喂喂你又立flag!
我觉得概率渺茫,因为到时候肯定会去看小鞠的电视剧……还有那边toma……日剧哦
哦…………toma真帅!!
生田斗真怎么可以这么帅
还有小李子盛世美颜啊啊啊啊啊啊还有托马斯!!!

我们都有松子的一部分。

“你也不需要理解松子这个人。”
“反正松子这个人的一生,也不过是无聊的一生。”
……
“生而为人,真是抱歉。”

松子你啊,你在爱中却不知,却要去追求那虚无的爱。
都说父爱如山,父爱是很隐晦的,更何况是日本呢!早期的日本人连疼痛都不能叫喊,更不要说爱了。虽然现在的日本人开化了,一些感情都可以表露出来,但是父亲的爱如山。他那么爱你,你却不自知。你只看到他全心全意在爱你的妹妹,对你不管不问。可是松子,你是大孩子,是家里的长女,他希望你可以不受妹妹的干扰,嫁人结婚生子,做一个平平凡凡的女人,过完自己的一生。那张照片上你做了一个小丑的表情。
小丑笑在脸上,哭在心里。
“松子没有回来”
“松子没有回来”
看到你父亲的日记上重复着这么一句话,他真的不爱你吗?正是因为太爱你,才放心你,正是因为太爱你,才在你失踪不久后才去世啊!如果他不爱你,又何必去挂记你?松子啊!

“姐姐……”
“你根本就不值得可怜!”
看吧,松子。『可怜』——你一直都在可怜你的妹妹,一直都在怜悯她。同时也在妒忌。在那施舍的爱里,你心里那个嫉妒与怜悯的天平才平衡。
可是你可怜你的妹妹,却不知道你妹妹也很爱你,只是她的爱你也未成发觉。又或者,你只是不需要觉的这是可怜你?因为你没有父亲的爱……?
等你发觉的时候,她的爱已经消失了。
“姐姐她终于回家了。”临死都还惦记着自己的姐姐终于不再流浪,终于回家了。松子,你哭泣又有什么呢?你已经失去了他们的爱。
而失去的东西,是不会再回来的。

你爱上了那个才华洋溢的人,可惜被逼上了绝路,留下了一句——“生而为人,真是抱歉。”是的,这不是你的错。你爱的很努力。之后也是。
“松子的爱太耀眼了。”阿龙这么说。
松子,你真的太爱了,拼尽一切都全力去爱,就像太阳一样,灼伤了别人,也灼伤了自己。
最初的你,像星星一样,吸引了别人,没有炽热的温度,只有隐隐约约的光,那光,会吸引人。
现在星星早就堕落了。
太阳,也要变得黯淡无光。
嘿松子,你也嫌弃你自己了吗!
“生而为人,真是抱歉”
你还没有真正被世界嫌弃啊!你的朋友在拼命的拯救你啊!可你做了什么?你嫌弃你自己,就像《人间失格》里的大庭叶藏。
——丢了那张名片。
意味着你完完全全的嫌弃自己。
幸好,你还想着从头开始,再一次的成为九尻松子。
可是,世界不需要你了,世界嫌弃你了,松子。
你看着深渊,深渊也看着你。
你掉入了深渊,还想从深渊爬出来?
于是你死了。
是的。
松子死了。那个还想要再一次努力发挥自己的光芒的松子死了。

我们身上或多或少的都有松子的影子。就像我们平时会对家人的爱视而不见……但是我们都不是松子,我们会在松子的身上学到一些什么。而那正是导演要传达的。

松子小姐,希望你的下一世不再说出“生而为人,真是抱歉”的话啦!能够平平安安幸福的过完自己的一生。



emmmmmm
日本人是真的喜欢压抑自己的情绪,我在看《菊与刀》的时候,被日本人的那个压抑的……吓怕了emmmmmm
自己看的感觉就是这样啦,求轻喷。

【海鸟】囚牢

chapter4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嗯……”树叶缝隙间的阳光使我睁不开眼,久违了啊,这太阳。我回来了,这是永恒之种?都成了参天大树。明明当初都是种子来着。
过了多少年了?感叹白马过隙。
“阿海?真的是阿海?”
“是的,是我,小鸟。”
……
纵使欺骗时间,纵使欺骗规则,纵使欺骗伦理,纵使起码生死……
你的阿海也会回来,不会让你孤独。

老者不死,少者不哭。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知更鸟在歌唱,大海卷起波涛以附和。

end

完了,下一个坑……嗯……什么时候呢?

【海鸟】囚牢

chapter3 心怀情愫
断罪 ,だんざい,Splinter Cell Conviction。
你要断谁的罪?
南琴梨?还是你自己?
你有什么资格?

“海未。”
啊,是她,她来了。
她的脸开始模糊,世界开始天晕地转。
她,疯了么?
她在人格的对峙中翩翩起舞。
她的眼里没有对与错,只有现实无关的因果。
她想让她的海未回来。
她需要的不是我,是真的海未,是她的爱人。
可是,你的海未怎么回来?
她已经死了。
你在为谁辩护,你在为谁歌唱,你在为谁跳舞。
你替谁孤独,你替谁痛苦,你替谁辛福?
你替谁守护,你替谁愤怒?

爱情真是拥有巨大的魔力,成了她的囚牢。

啊……
海底躺着你啊……
真正的园田海未。
刚毅,果断,又很温柔。
你?
居然睁开了眼睛,琥铂色的。
像极了岁月的沉淀。
她在笑。
“消失吧。”
“你什么都不是。”

不仅是南琴梨,爱情也是你的囚牢。
园田海未。
永恒之女性,引我等向上,向上。
祝你好运,园田海未。
世界崩塌了。

【海鸟】囚牢

chapter2 心临深渊

这是海,蔚蓝的海。我居然身处在海中,耳边尽是海水流动的声音。能够看到阴沉的天空,翻过身,向海底看去,只见黑暗,宛如深渊。
我感觉到了恐惧。

“那个是……海未?”西木野真姬一脸不可思议,“可是那个海未,不是已经死了吗?”
“嗯……”绘里点头,“也有可能,她看到了海未的过去。”
“这太残酷了……”花阳看向小鸟,“小鸟……”
“凛要把她撕成碎片喵!谁也不能替代海未喵!”
希安抚着炸毛的凛说到,“这事不好说呢……”
妮可犹豫的说道“不……那个语气……”
“错不了,是海未。”穗乃果眸子黯然。
小鸟坐在位子上,始终没有说话,她在看海未桌上的饮料。
那是碳酸饮料。
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她在笑。

辗转反侧,无法入睡。那个深渊……
站在阳台上,呼吸着空气。
话说回来,那个南琴梨,有什么特殊的?八个人只要她死。明明都是永生。

“那个是,南琴梨?”现在半夜,她要干什么?要不是月光,我还真看不见她。
“看不出来,园田还有半夜偷窥人的喜好呢?”隔壁的阳台打开了来,是绚濑绘里。
“告诉你哦,她去的地方啊,是一棵树。”
“树?”
“那里啊……埋葬着她的爱人哦。”

什么?

喂。

“这是永恒之种。我们要看着它长大。让它见证我们的爱情。”
“不要哭了,天意如此,夫能如何?”
“没有什么东西是亘古长存的。”
……
海洋波涛起伏。

“园田?”
“洵濑。”
“嗯?”

【海鸟】囚牢

…………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

chapter1   心藏利刃
“琴梨。”在满天花瓣中,看见少女站在庭院中,身旁的向日葵映出她脸上的笑颜,唇一张一合,“海未。”我飞奔过去,也不知是魔怔还是什么,念头只有“跑,跑到她面前去!”等真到了她面前时,却对着那蜂蜜色的瞳孔失语。她对我这举动也很诧异,但很快就反应过来,笑着说,“海未你也真是的,才一会没见,就急切成这样。”我并未回答,只是跟之前一样,望着那双眼。
经由岁月的洗礼,依然那么清澈但又好像——很深邃,藏了许多悲伤和痛苦。想想也是,永生的人,看着那么多的与自己要好的人都在地下长眠,而自己依然活着——在自己风华正茂的时候。怎么不悲伤?怎么不痛苦?
许是盯得太久,她有些不好意思,后退几步拉开距离,“盯着小……琴梨的眼睛那么久干嘛?怪不好意思的。”小?注意到这字,但又觉得好像没什么关系,便也都打哈哈过去,“抱歉,觉得琴梨的眼睛太好看了,就着迷了。”这话应该不会让她觉得牵强吧?这可是真的。
那她怎么发呆了?这下怎么办?在这里杀了她?
杀了她——不。这里……这里还有其她人。至少,也要全身而退,为了一个任务就死掉不合算。想着也就平静下来。
她   来了。
“小鸟,在这里发呆干嘛?进屋吧,天凉了。”东条希走过来,“海未,你也进去吧。”这里居住的人,不算上我,就只有八个人。我的目标只有南琴梨——但是这个东条希显然是最棘手的,绝不是简简单单就可以应付的人物。更何况,还有那七个人……想要杀掉南琴梨完成任务得到自由——不会那么顺利。
忍耐,要忍耐。
会有机会的。
当下也就笑笑回应,“好的,东条。”不是很喜欢东条的眼睛,感觉她那双眼睛,可以看透人心。大概是我心虚吧。
东条也笑了起来,“你是客人,须要好生对待。”
呵。客人?狡猾的狸猫。真是麻烦的人物。

客厅上方是灯,射出柔和的光芒。意外的,我感觉到了温暖,这是以往所没有的。只是……这位置让我有点不舒服。九个人的位置摆成了三角形,我坐的是“底。”中间是高板穗乃果,左边是我,右边是琴梨。
眼前这帮人的态度没有恶意,只有抵住。
一阵沉默。
还是高板打破了沉默,“海未,先干为敬。可不能怠慢你这位客人啊。”高举手中的酒杯看着我。她在透过我去看另外一个人。
我望着她,大脑不受控制的说道,“穗乃果,这可不像你啊。指引大家前行的你居然成了这个样子,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这……这是什么回事?为什么我刚刚说的话,就像多年的老朋友说的,明明我跟她才见面不过几天而已!
高板看上去有点震惊,我找个借口,同房休息。
头疼的要命。
果然身处在黑暗里,才感觉好些。
因为谁也不会注意到我,谁也不会。
真孤独啊。
就像死亡一样。
就像死亡一样?

【海希】苦昼短


ooc之类的话就不说了
我压根就没说过……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希,喝完这杯酒,就散了吧。我和你的缘分,也就尽了。”轻叹一声,望向面前的女子。
天东有神木,下置衔烛龙。吾将斩龙足,嚼龙肉使之朝不得回,夜不得伏。自然老者不死,少者不哭。
“咱……今后再也见不到你……?”她只是看着我,眸子清晰的映出我的样子。真美啊,可惜……很快就不属于我了。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我们不能在一起漫游了。我和你这美梦啊,缘分已消散。
梦还没有完,梦还在梦里。
苦昼短。
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海未亲……”
“走吧。别留着了。吾日不久矣。”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苦昼短
苦我们不再一起漫游。

【海鸟】空白


我只是楞楞的看着面前那双琥珀色的眼眸,一时间失了神。那双眼里……满眼淡然,仿佛历经时间流逝。
是了,她本来就是……长生啊。
人有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
求不得……
她求不得啊……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
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去陪她……
哪怕……我老去,她依然在。
苦昼短
苦昼短
苦昼短

不要……我……

对不起……我的爱只能陪你至此了……
对不起……我已经……不能再陪你……
对不起……你要一人走下去了……你又要孤独了……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最后
一切归零。
一切黑暗。
最终看到了她的脸
她好像在说
我等你

好,我等你,你要来找我啊。阿海。


喵喵喵?无聊的产物……谁能给我个脑洞……
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