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而亡°

杂七杂八一推。懒癌晚期。
多多指教。

【海鸟】囚牢

…………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

chapter1   心藏利刃
“琴梨。”在满天花瓣中,看见少女站在庭院中,身旁的向日葵映出她脸上的笑颜,唇一张一合,“海未。”我飞奔过去,也不知是魔怔还是什么,念头只有“跑,跑到她面前去!”等真到了她面前时,却对着那蜂蜜色的瞳孔失语。她对我这举动也很诧异,但很快就反应过来,笑着说,“海未你也真是的,才一会没见,就急切成这样。”我并未回答,只是跟之前一样,望着那双眼。
经由岁月的洗礼,依然那么清澈但又好像——很深邃,藏了许多悲伤和痛苦。想想也是,永生的人,看着那么多的与自己要好的人都在地下长眠,而自己依然活着——在自己风华正茂的时候。怎么不悲伤?怎么不痛苦?
许是盯得太久,她有些不好意思,后退几步拉开距离,“盯着小……琴梨的眼睛那么久干嘛?怪不好意思的。”小?注意到这字,但又觉得好像没什么关系,便也都打哈哈过去,“抱歉,觉得琴梨的眼睛太好看了,就着迷了。”这话应该不会让她觉得牵强吧?这可是真的。
那她怎么发呆了?这下怎么办?在这里杀了她?
杀了她——不。这里……这里还有其她人。至少,也要全身而退,为了一个任务就死掉不合算。想着也就平静下来。
她   来了。
“小鸟,在这里发呆干嘛?进屋吧,天凉了。”东条希走过来,“海未,你也进去吧。”这里居住的人,不算上我,就只有八个人。我的目标只有南琴梨——但是这个东条希显然是最棘手的,绝不是简简单单就可以应付的人物。更何况,还有那七个人……想要杀掉南琴梨完成任务得到自由——不会那么顺利。
忍耐,要忍耐。
会有机会的。
当下也就笑笑回应,“好的,东条。”不是很喜欢东条的眼睛,感觉她那双眼睛,可以看透人心。大概是我心虚吧。
东条也笑了起来,“你是客人,须要好生对待。”
呵。客人?狡猾的狸猫。真是麻烦的人物。

客厅上方是灯,射出柔和的光芒。意外的,我感觉到了温暖,这是以往所没有的。只是……这位置让我有点不舒服。九个人的位置摆成了三角形,我坐的是“底。”中间是高板穗乃果,左边是我,右边是琴梨。
眼前这帮人的态度没有恶意,只有抵住。
一阵沉默。
还是高板打破了沉默,“海未,先干为敬。可不能怠慢你这位客人啊。”高举手中的酒杯看着我。她在透过我去看另外一个人。
我望着她,大脑不受控制的说道,“穗乃果,这可不像你啊。指引大家前行的你居然成了这个样子,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这……这是什么回事?为什么我刚刚说的话,就像多年的老朋友说的,明明我跟她才见面不过几天而已!
高板看上去有点震惊,我找个借口,同房休息。
头疼的要命。
果然身处在黑暗里,才感觉好些。
因为谁也不会注意到我,谁也不会。
真孤独啊。
就像死亡一样。
就像死亡一样?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