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而亡°

杂七杂八一推。懒癌晚期。
多多指教。

〔海鸟〕真·悲风遗响


第一响
你穿着低贱的衣服,在最贫最低贱的人群中行走。这是你的脚凳,在最贫最低贱的人群中歇足。我想向你鞠躬,但是我的敬礼不能到达你歇足地方的深处——那最贫最低贱的人群中。
“你是未来的国王吧。为何会穿着低贱的衣服,在最贫最低贱的人群中行走,为何在最贫最低贱的人群中歇足?”园田海未拉着少女的胳膊到巷子深处问到。
“唉!你怎么知道……”少女吐了吐舌头,“这个嘛,呃,就是想来看看世界啊……我叫南小鸟。”
“……园田海未。”什么啊……分明就是离家出走。“我是个旅人……我可以带你去看看世界的真实。”
南小鸟歪歪头,“可以嘛?”
你微微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却觉得我为了这个,我等了许久。
“嗯……要见僧侣嘛?”
“僧侣?”南小鸟起初有点困惑随即喜悦起来,“是书上所言的寺院之人么。”
“是的。”
我不向你希求什么,我不向你耳中陈诉我的名字。当你离开的时候我静默的站着,我独自在树影横斜的井旁,女人们已顶着瓦色的瓦罐盛满了水回家,她们让我一起走,我只是笑笑,看着你在井边梳头,沉入恍惚的默想中。
我走来时,我没有听到你的足音,你合愁的眼望着我,伴低语的时候声音是倦泛的……“啊,我是个旅客,现在我渴了。”我从幻梦中惊起,把我罐中的水倒在你手里。树上在头上萧萧的响着,杜鹃在幽暗处歌唱,曲径里飘来胶树的花香。
当你问我的名字时候,我羞的无言,我做了什么,值得你怀念?但是我幸能给你饮水止渴的这段回忆。还是邀请你旅行的这段回忆,将温馨地贴着在我的心上。天已不早,鸟儿唱着倦歌。树叶在头上沙沙作响,我拉着你前往寺院的路上反复的想了又想。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