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而亡°

杂七杂八一推。懒癌晚期。
多多指教。

〔海鸟〕真·悲风遗响


第二响
夏天的飞鸟,飞到我面前唱歌,又飞去了。秋天的黄叶,他们没有什么可唱,只叹息一声,飞落在那里。她的热切的脸,如夜雨似的,搅扰着我的梦魂。
南小鸟静静的看着熟睡中的海未,竟有些心满意足。当小鸟和海未到达寺院的时候,天已黑了,僧侣安排着房间让他们两人休息。
“朋友从远方来,本来就应该这样招待,不必觉得这样在打扰我们。所以朋友,不必觉得这是在为难我们。”
我的优思缠绕着我,要问我它们的名字。
南小鸟从窗外望去——他们点了他们自己的灯,在他们的寺院内吟唱他们自己的话语。
她来了,左手抬花,右手拿剑。她闯进我的梦里。她来是祝福和征服。她闯进我的梦里,她穿过重重障碍到我生命之中。她夺取了我的一切所有,永不以取得部分为满足。她闯进我的梦里,使我不得安宁。
再一番挣扎,就可以把撕裂心胸的剧痛挣脱。再一声长叹,就重新回到繁华的生活。灯熄灭了。太阳从东方升起,风从东方来。
“早上好,小鸟。”海未揉揉眼睛,迷迷糊糊的说。
“早上好海未酱!”小鸟甜甜的笑着。阳光洒落在她脸上,使她的眸子清澈见底。
海未一时无言。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在那一笑之中,往昔岁月的朦胧旧事,记忆不过淡淡留痕。世代像尘埃的年月般逝去,年月像分秒般飞过。
“跟书上差不多呢,海未酱。但是亲眼所见,感觉更加震撼,更令人难以忘却。”
闻佳人兮召予,将驾腾兮偕逝。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