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而亡°

杂七杂八一推。懒癌晚期。
多多指教。

〔海鸟〕真·悲风遗响


第五响
炎暑来到我窗前,轻喧微语。群蜂在花树的宫廷中尽情歌唱,南小鸟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元气满满的少女一大早就敲开了海未家的门……嗯……那不算她家吧。
原话是‘我家一分支而已。’
所以……海未到底是什么人啊………
“海未喵,海未喵!”
“来了来了来了,大清早的!凛你来这么早干什么!”
“人家想你了喵!”
“……好吧好吧。”
南小鸟目瞪口呆的看着她们,一脸懵逼。不过,海未的起床气真的好重啊……
“海未,那人谁啊喵?你好的喵,这里星空凛啊喵!”
“……南小鸟。”
海未起身,为两人准备好茶点。回来时,这两人居然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海未默默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这正是静坐的时光,和你相对,在这静寂和无边的闲暇里唱出生命的献歌。
“她陪了我很多年。从我出生以来,她就一直在我身边。现在她要离开我了。”
“阿,离开?”
“嗯。她有了喜欢的人啦。也是该离开了。”
“她此番前来,就是向我告别。”
“海未酱很难过吧?”
“也不说上吧。人生就是这样的,久合必散。所以不难过。再说有人喜欢她,呵护她,我何必难过呢?”
黄昏的天空,在我看来,像一窗户,一灯火,灯火背后的一次等待。那个人总是那么理智,全是理智的心,正如一全是锋刃的刀,它叫面对它的人,使用它的人流血。
何物死亡,早浑然忘却。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