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而亡°

杂七杂八一推。懒癌晚期。
多多指教。

〔海鸟〕真·悲风遗响


第四响
“人生来就不能离别独处,且扮演浮薄无聊的角色,陪众人嬉笑,绝不陪人哭……这是《再一番挣扎》。”海未的声音飘忽不定。因为她们身处一个酒吧,人声鼎沸。
人走进喧哗的群众里去,为的是淹没她自己的沉默的呼号。
南小鸟想不清这是从哪里看到的。
酒店里光影交错,群魔乱舞。海未晃动手中的酒杯,“人生来就不能离别独处,便群居在一起,大声喧哗——然后再喧哗中迷失自我。”
真是个美丽的酒杯。可惜是空的。
“海未。好久不见。这位是?”红发紫眸的少女走了过来,“你好,我是西木野真姬。”
“南小鸟。”这就是真姬啊……一边学医一边学音乐……感觉好耀眼……
“真姬。听说你交了女友?伯伯没说你?”
“不砸他招牌就行。再说还有绘里呢。看到那边的调酒师没。”
“嗯?”
“嗯?”
海未和小鸟一同看过去,那是位黑发红瞳的……少女。
海未有点愕然,“这就是你女友?”
“没错。矢泽妮可。”
“好厉害……好熟练的技术……你们还没有结婚?”
“……没有。”
“那个小鸟,不觉得破廉耻嘛?”
“不觉得啊!”
“意味不明。”
…………
出来后,她们都旅程还在继续。鸟儿在上空鸣叫,一切宁静致远。
我旅行的时间很长,旅途也是很长的。但是,离你最近的地方,路途最远。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