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而亡°

杂七杂八一推。懒癌晚期。
多多指教。

〔海鸟〕真·悲风遗响


第三响
“知道一首诗《我灵魂阴郁》吗?”海未牵着小鸟的手,漫步在曲径小道上 。
“《我灵魂阴郁》?啊,小鸟知道哦!”
我灵魂阴郁
快调好琴弦,趁我还受得住聆听乐曲
用温柔的手指向我的耳边,弹奏出喁喁怨诉的低语。
只要这颗心还有所希图,乐音将再度把它诱导。
只要这双眼还藏着泪珠,将流出,不再脑髓煎熬。
让琴曲的旋律深沉而激越,欢快的调门请暂且躲开。
乐师呵,让我哭泣吧,否则沉重的心呵,会爆成碎块。
它原是悲哀所哺育,后来长期在失眠中熬受着痛楚。
命运给了它最坏的安排。
碎裂——要不,被歌声收伏。
“是的,正是它。现在我要带你去见的……就是乐师。你也应该听过她的名字。”
“谁?”
“西木野……真姬。”
“西木野……真姬……?”
西木野真姬……西木野家族。因为有关她的事在王宫里传的沸沸扬扬,她也知道一些,还是照顾她的女仆小泉花阳告诉她的。
海未是怎么知道的?她究竟是什么人?不是普通的旅人那么简单吧?
“到了哦,小鸟。好好看看——”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