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而亡°

杂七杂八一推。懒癌晚期。
多多指教。

【研香】眼中的唯一

那个少年变了,一夜之间。变得不仅仅是头发的颜色,还有性格。就在她败给她弟弟的时候,他出现了,对她说他回来了。看见她满身的伤痕,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轻轻的把她放在地上。她以为他没有变,还是那么温柔。她下意识想要对他说不要去。可她看了接下来的一幕后,这才发现,他已经变了。他变得那么强大,变得会对敌人冷酷无情。她听见眼前的少年对她弟弟说,颖你是董香的弟弟,所以我就不杀你,就折断你身上的108根骨头好了。然后她无比清晰的听见弟弟骨头碎裂的声音。
她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她好像还在梦里,还没有醒来。
等到一切都结束了,少年对她微微一笑,他又变回当初那个无比温柔的少年了。他用那无比温柔的语气对她说再见。她嘴唇微微张了张,什么也没说。她垂下眼帘在心里轻轻的叹息。其实她很想说,留下来不好吗。但她还是忍住没说。她就这么看他的背影远去,直到再也看不到了。心才猛然的抽动一下。雏实拉了拉她的手,她努力的挤出一张笑脸,“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没有看见,她自己的笑容那么悲伤。
等到一切都好起来了,你会好起来吗,金木研。等到你回来的时候,不知道那时我还在不在。呐,金木研。你知不知道,一个叫雾岛董香的女孩在等候着你的归来?
她就这么等下去,终于有一天他回来了。
再见面的时候,两人面对面的沉默。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她无话可说。最后打破沉默的是他,结束话题的是她。她这次还是和上次一样,还是没有说他留下来什么的。
她奔跑在路上,憎恨着自己。憎恨自己的弱小,憎恨自己的口是心非。到了店里,店长宣布让她们离开,因为CCG要讨伐这里。她自然是不肯。是西尾锦打昏了她,带她离开。
梦里,白发的主人离她越来越远,伸手去抓,却抓不到。眼睁睁的看见少年的背影染上血色。
她从噩梦中惊醒,一切曲终人散,物是人非。店毁了,店长死了连同他们也是。至少他还在,不是么。她心头松了口气。可一想到那个噩梦……就有什么不好的预感。
“金木研死了,是有马贵将。”
她错愕的看着西尾锦,西尾锦避开她的视线。
有马……贵将……啊。是那个CC里最强的男人么。连“枭”在他面前都占下风,更何况他呢?她顿时觉得眼前是无尽的黑暗。能够照亮那黑暗的是一头白发。可她不知道,那头发的主人还在不在人世。
她决定重开店了,无论他还在不在人世,这里终归有他的容身之处,这就够了。重开之后,一个叫佐佐木绯世的男人来店里和咖啡。喝了一口竟流下了眼泪,说这味道真是令人熟悉。
她的手抖了一下,心剧烈的跳动起来。
这个男人,佐佐木绯世……会不会是金木研?容貌几乎一样,语气也是,除了发色。
想法一冒出,她就自嘲的笑笑,她是有多在乎他啊,随随便便都想到了他。
在佐佐木绯世对战猫头鹰的时候,佐佐木绯世承认他就是金木研。
她很高兴他还在。
至始至终,她的眼里只有他。她眼眸倒映出来的也是他。
他是她眼中的唯一。
他是金木研,她是雾岛董香。
end

评论

热度(15)